成品油进口增值税先征后返本月底到期,专家认为应延续,并建议调整特别收益金

继扩大石油制品消费税征收范围、上调成品油价格之后,近日,市场呼唤已久的石油暴利税开始进入征收程序。

国际油价直奔140美元大关,而国内油价自去年11月以来一直按兵不动,越拉越大的国内外价差导致“油荒”再现。在这一紧急当口,政策“指挥棒”应该点向何方?

4月4日,中石化、中原油气、石油大明三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根据国务院《关于开征石油特别收益金的决定》及财政部下发的《石油特别收益金征收管理办法》规定,自2006年3月26日起国家对石油开采企业销售国产原油因价格超过一定水平即每桶40美元所获得的超额收入,将按比例征收石油特别收益金。

此前,国家财政部曾宣布二季度对中石油、中石化进口的100万吨汽油、250万吨柴油实行进口环节增值税先征后返,此举被视为对两大集团亏本进口成品油的一种政策补偿。

石油特别收益金实行5级超额累进从价定率计征,按月计算、按季缴纳,征收比率按石油开采企业销售原油的月加权平均价格确定。为便于参照国际市场油价水平,原油价格按美元/桶计价,起征点为40美元/桶,直至60美元/桶以上,征收比率从20%至40%。

但该政策到本月底就将到期。权威专家昨天向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作为一种不影响CPI的税费调节方式,先征后返应该延续下去。同时,还应对特别收益金政策予以调整。

虽然换了个名称为“特别收益金”,但暴利税的征收可以说并无悬念。此前,国家发改委3月26日在发布《关于调整成品油价格的通知》时已表示,按国务院决定,自调价之日起,对石油开采企业销售国产原油征收特别收益金。财政部的多位官员此前也在不同场合表示,从2006年起国家将考虑向石油公司开征特别收益金。

建议延期先征后返政策

暴利税的征收也是国际趋势,在石油价格上涨的情况下,一些国家会通过征收暴利税,将石油的溢价部分收归国家财政,调节社会收入差距的失衡状态。

“国家之所以迟迟不对成品油零售价格进行调整,主要还是怕油价上涨会传导给CPI。而成品油进口环节增值税先征后返作为一种财税政策,执行之后不会传导给下游,也不会影响CPI,因此,我认为这类政策还应该继续下去。”石油专家、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教授昨天对本报记者说。

按照国务院决定内容,暴利税的征收主要是面对石油行业的上游开采企业,那么征收暴利税将对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产生什么影响呢?

在他看来,当前环境下对成品油进行价格调整已不太现实,国家通过财税政策缓解两大集团经营困境已是一种不得已的手段,也是政府可选择的几个调整工具之一。

“征收暴利税与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家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方案参与制定者、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董秀成表示。他说,征收暴利税一是为了调控垄断行业的高利润。目前在石油上中下游产业中,勘探开采是暴利的,炼油是亏损的,销售是盈利的。

不过,即便这一政策推行,对两大公司的巨额亏损来说也是杯水车薪。此前,中国石化董事长苏树林曾宣称,公司从进口环节增值税先征后返这一优惠政策中获得的返还金额还不到炼油业务亏损的一半。

[page_break]
据中石化2005年年报显示,尽管公司已采取各种有效措施努力降低成本,在全面完成成品油质量升级的情况下,炼油单位现金操作成本从2004年的1.98美元/桶降至1.91美元/桶,但由于2005年原油价格高企,国内成品油价格从紧控制,公司炼油业务仍出现大额亏损。在获得国家一次性财政补贴人民币94亿元情况下,中石化全年报表经营仍亏损人民币35.05亿元。中石油2005年年报则显示,公司在炼油及销售业务亏损198.1亿元。

来自中国化工网的信息显示,二季度国家批准的250万吨柴油进口退增值税优惠配额目前尚有50%的余量。值得注意的是,中石化近日已宣布要继续追加成品油进口量。6月份,中石化集团在原定进口50万吨成品油的基础上,增加50万吨进口量,目前进口油源都已落实。

董秀成表示,炼油亏损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国际油价飙涨,而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却相对迟滞。征收暴利税之后,上游勘探开采企业的利润得到调整,但炼油企业的亏损问题仍没有解决,需要理顺成品油价格机制。

特别收益金起征点应上调

其次,征收暴利税之后,财政部有了补贴弱势行业的资金来源。油价逐步与国际市场接轨后,交通运输业、农业、化工等行业都受到影响,国家也将有相关配套补贴措施。

除了先征后返政策,近期可能实施的另一项优惠措施为提高原油特别收益金起征点。

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近年来屡遭诟病,自去年珠三角地区出现油荒之后,更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董秀成说,关键是要解决油价倒挂问题,随着国际原油价格攀升,炼油企业原油采购价格不断上升,而成品油的价格却并没有随之提高,企业越炼越亏,产量上不去,出现油源短缺或油荒现象。

“特别收益金政策的确已到了适当调整的时候了。”董秀成表示,当初这一政策是在国际油价位于60美元平台时推出的。如今,国际油价涨到了130美元,和当时的条件已相差甚远,应该适时做出调整。

近日,在年初恢复汽油和石脑油出口退税后不到三个月后,国家财政部和税务总局又下发通知,宣布暂停车用汽油及航空汽油、石脑油的出口增值税退税。专家表示,除了意在限制成品油出口外,也是要配合成品油定价机制改革。

他认为,一方面财政对中石化进行补贴,另一方面又在上游收取特别收益金,这本身并不合理,同时更给两大集团带来了很大压力,导致其上游利润很难弥补下游亏损。

上一页[1][2]

“不仅如此,特别收益金的税率也应该调整。”据董秀成介绍,当前的政策规定在60美元以上实行40%的“一刀切”税率,这种做法过于简单化,“应该采取级差税率,以体现不同油价下的政策灵活性。”

税负减轻可推动上游业务

著名投资银行里昂此前表示,据该行了解,中国政府正在研究调整对上游开采企业实行的石油特别收益金计算方法。一旦调整获行,则中国石油等石油巨头的特别收益金税负将大幅减轻。

“特别收益金是根据原油实现价格的上升而不断累进征收的。如果原油实现价格达到60美元,则税率高达40%。而一旦起征点提高到80美元的话,则意味着这一水平以下可以免税。这对中国石油的影响尤其大。”国都证券分析师贺炜对本报记者说。

据他分析,如果起征点为每桶40美元,则当原油实现价格为80美元时,对应的特别收益金需13.5美元。如果起征点提高到80美元,则相当于每吨原油可省730元人民币。以中国石油年产原油超过1亿吨来看,省下的特别收益金就非常可观了。贺炜认为这可以推动公司做实上游业务。

相关文章